助力“十四五”高质量开局

  作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个5年规划,此次提请全国两会审查讨论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备受关注。这份沉甸甸的文件里,从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到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再到健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卫生健康事业在“十四五”时期的主要目标任务清晰而有力。

  高质量建设健康中国

  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是“十四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之一,也是代表委员热议的焦点问题。如何高质量、高水平建设健康中国,代表委员更是积极出谋划策。

  “要坚持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相结合,聚焦卫生健康面临的老难题和新挑战,拿出实招硬招高招,加快补齐短板和弱项。”全国政协常委、农工党河南省主委、河南省政协副主席高体健建议,加强卫生健康法治建设,依法确保各级政府把保障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把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理念贯穿城乡规划、建设、管理全过程各环节。同时,有针对性地推进传染病防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重大突发疫情应急管理等法律法规的制定和修订工作,健全权责明确、程序规范、执行有力的疫情防控执法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第一医科大学附属省立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卢林表示,“十四五”时期的健康中国建设,目光不能仅局限在医疗领域,健康生活方式、生活饮食安全、人居环境改善都需要投入更多精力。除了传染病带来的健康威胁,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同样需要加强防控力度。卢林说,卫生健康行业应更加注重对公众开展健康教育,“一定要让百姓意识到,疾病是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日常生活方式还有很大改善空间”。

  在健康中国建设中,社区卫生服务作为基本医疗服务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网底,发挥着重要的基础性作用。全国政协副秘书长、致公党中央常务副主席蒋作君表示,要引导社区居民形成预防为主的观念,强调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强化基层卫生工作者的职能责任,紧紧抓住“大多数居民在社区”和“大多数疾病可以预防在社区”这两个“大多数”,促使城乡居民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丰台区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也深有同感。他说,老百姓对基层医疗服务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医防结合的交叉点,有医疗机构、疾控机构,还有基层医疗机构。这要求基层医疗人员加强公共卫生知识的学习,让医防结合从医疗走向社会,真正把‘集中力量办大事’变成组织优势。”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已上升至国家战略,这说明政策制定者认识到老龄化加剧将对我国经济、社会、文化、卫生健康以及国家综合实力产生深远影响。”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老年医学中心主任王建业指出,“目前,我国人均预期寿命为77.3岁,但人均健康预期寿命仅为68.7岁,说明9年左右的时间属于带病生存。‘十四五’时期,人均健康预期寿命还需要提升。”

  “而‘十三五’时期,所谓的老年医学,实际指的是老年临床医学,通俗来讲就是治病。‘十四五’时期,老年临床医学应向真正的老年医学过渡,将预防、护理、康复、安宁疗护等囊括其中,并在覆盖全流程的同时重点关注失能、失智老人,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王建业说。(下转第4版)(上接第1版)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十四五”时期,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提高人均预期寿命,其前提就是不得病、少得病。”吴浩指出,要关注到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肿瘤和慢病的发病率上升,它会严重影响生命的质量,“要从延长寿命转向延长健康寿命”。

  如何老有所养?全国工商联相关委员建议,全面统筹养老服务事业,加强财政、医疗、民政、金融等部门间的统筹合作,减少因“医”“养”部门管理、职责不清导致互相推诿的现象,形成完善有效的政策扶持体系。政府作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主体,在兜底特殊老年群体的养老服务和保障社会大众基本养老服务的基础上,应支持各类主体平等参与并提供养老服务,激发社会资本投入的积极性,充分释放市场活力,最终构建多元化的康养产业体系。

  健全多层次社保体系

  “‘十三五’期间,纳入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的参保人数超过10亿人,居民医保在全民医保体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其均衡性、充分性、可持续性的问题,仍需认真研究解决。”全国政协常委、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谢茹举例说,各省(区、市)之间的待遇保障水平不同,同样的高值医用耗材在上海能报销,可能在江西等中西部地区就无法报销或报销额度很小;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不够健全,基本医保压力越来越大;医保经办服务能力也有待进一步提升,全国统一的医保信息平台仍未建成,医保促进“三医联动”的基础性作用发挥不够充分。

  如何进一步健全城乡居民医保体系?在谢茹看来,应把握好三个关系:一是完善医保体系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坚持基本医保保基本原则,厘清政府责任边界。国家层面科学设定基本医保保障范围,加快建立待遇清单制度,逐步缩小险种间、地区间和人群间的待遇差距。同时,大力发展普惠性商业补充医疗保险。二是优化基金管理中增收与节支的关系。在“收”方面,既要实施更精准的医保参保扩面,做实市级统筹、推进省级统筹,做大资金池,提升共济能力,又要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变化,合理确定筹资水平,优化个人缴费和政府补助结构。建议“十四五”时期按政府与个人筹资比例达到1.5∶1目标,科学测算每年财政与个人的新增缴费金额。在“支”方面,发挥医保基金的战略购买作用,通过推动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支付方式改革、药品及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挤出“水分”部分用于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等措施,调动医疗机构、医务人员主动控费、规范诊疗,进而节省医保基金的积极性。三是推进医保治理中管住与管好的关系。鼓励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委托有资质的社会力量参与经办服务。

  “确保患者不因费用影响就医,确保医院不因支付政策影响救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以‘两个确保’为代表的医保政策创新,为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作出了特殊贡献。”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毛宗福表示,“十四五”期间,我国应总结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好经验、好做法,逐步探索建立重大疫情医疗保障机制。

  毛宗福建议,建立“应检尽检、应治尽治”医保应急响应机制,与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地区疫情风险等级相衔接,及时助力控制传染源。同时,以医保门诊统筹制度为抓手,大力发展“互联网+医疗、医保”新业态,以在疫情期间尽快切断传染源。总结新冠疫苗全民免费接种经验,探索建立重大疫情期间医保、财政共担疫苗接种支出的机制,最大程度保护易感人群。此外,还要发挥医保部门在医疗服务结算清算、组织国家集中采购等方面的职能优势,提高疫情期间医疗救治资金的使用效益。

http://www.believer1984.com/jiaoyu/187.html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eliever1984.com